close
一把刀實用查詢 一把刀實用查詢
搜尋

中國曆史/1368年-1644年



  明朝(1368年—1644年)是中國曆史上的朝代之壹,也是中國曆史上最後壹個由漢族建立的王朝。

  元朝末年,政治腐敗,元順帝統治時期,爆發了紅巾軍起義。壹位披著破爛袈裟的青年和尚參加了紅巾軍。後來他成了這只軍隊的首領,他南征北戰,終于把蒙古人趕回了草原,建立了明朝。那位青年和尚就是朱元璋。1368年,朱元璋以應天府爲京師,國號大明,年號洪武,建立了明朝。朱元璋就是明太祖。

  明朝共傳十六位皇帝。明朝的領土曾囊括今日內地十八省之範圍,並曾在今東北地區、新疆東部等地設有羁縻機構。明初以應天府(今南京)爲京師,明成祖朱棣在位時以順天府(今北京)爲京師,應天府改爲留都。

  明朝初年國力較盛,曾北進蒙古,南征安南。明英宗幼年即位時,朝中有“三楊”楊溥、楊士奇、楊榮主持政局,‘海內清平’。至正統七年,宦官王振開始擅權;正統十四年發生土木堡之變,永樂以來的軍事優勢遭到破壞,但景泰皇帝任用于謙擊敗瓦刺,保衛了國土。弘治時期是明朝政治作爲清明的時期,曆史上稱爲"弘治中興"。正德、嘉靖朝始逐漸中衰,社會矛盾萌發,並面臨蒙古、倭寇兩大外患。明神宗萬曆朝初期在名相張居正的輔政之下曾壹度中興。後世計當代朝廷歲收,明朝的經濟規模可稱世界第壹。惟至萬曆朝中期始,皇帝怠政,官員腐化,關外女真興起,明朝開始走向衰亡。天啓年間閹黨專政加快了這壹進程的發展。至崇祯年間,多處爆發民變,後金軍隊也突破長城,五入關內。公元1644年,大順軍隊攻占北京,崇祯帝自缢,明朝滅亡。但由明朝宗室在華南建立的若幹個南明政權又延續了數十年,直到清朝康熙年間(1680年代)方被清軍徹底滅絕。

  明朝的經濟和文化在中國曆史上都屬于較發達的階段。明朝早期君主集權強化,皇帝大權獨攬。但是在明宣宗以後,皇權開始削弱,權力在內閣與宦官之間爭奪。從明朝開始,西方伴隨著文藝複興、地理大發現和宗教改革,在世界的地位逐漸與東方平起平坐。同時,西學也隨著壹批傳教士來到中國,爲東西文化的交流開辟了窗口與機會。


曆史

明朝的建立

  元朝末年,朝政腐敗,災害頻繁。國庫也日漸空虛。爲了彌補財政虧空,元政府除了加重賦稅以外,還發行新鈔“至正寶鈔”並大量印制,致使嚴重的通貨膨脹,導致民不聊生。至正十壹年(1351年),元順帝征調農民和兵士十幾萬人治理黃河水患。黃河兩岸農民本已飽受災荒之苦,在治河工地上又橫遭監工的鞭打,被苛扣口糧,非常憤怒。于是,“治河”和“變鈔”就成爲民變的導火線,導致紅巾軍起義的爆發。

  至正十壹年(1351年)5月,紅巾軍起義爆發。次年,郭子興聚衆起義,攻占豪州(今安徽鳳陽)。不久,貧苦農民出身的安徽鳳陽人朱元璋投奔郭子興,屢立戰功,得到郭子興的器重和信任,並娶郭子興養女爲妻。之後,朱元璋離開豪州,發展自己的勢力。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率兵占領集慶(今江蘇南京),改名爲應天府,並攻下周圍壹些軍事要地,獲得了壹塊立足的基地。此時的朱元璋“地狹糧少”“孤軍獨守”,遠不及其他起義軍勢力,處境十分艱難。朱元璋采納了謀士朱升“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的建議,經過幾年努力,朱元璋軍事和經濟實力迅速壯大。1360年,通過鄱陽湖水戰,陳友諒勢力遭到巨大打擊。1363年,陳友諒勢力被完全消滅,1367年,朱元璋攻下平江(今蘇州),張士誠自盡。之後朱元璋又消滅割據浙江沿海的方國珍。1368年正月,朱元璋在應天稱帝,建立了明朝。之後趁蒙元內鬥之際進行北伐和西征,同年攻占大都(今北京),元朝撤出中原。之後朱元璋繼續消滅位于四川的明玉珍勢力和據守雲南的元朝梁王。又深入沙漠,進攻北元。天下至此初定。


初年的強盛(1368-1436)

洪武時期

  明朝建立後,朱元璋壹方面減輕農民負擔,恢複社會的經濟生産,懲治貪汙的官吏,收到壹定的效果。朱元璋確立了裏甲制,配合賦役黃冊和魚鱗圖冊的施行,落實賦稅勞役的征收及地方治安的維持。朱元璋平定天下後,大封功臣。但是朱元璋性格多疑,也對這些功臣有所猜忌,恐其居功枉法,圖謀不軌。而有的功臣也越過禮法,爲非作歹。朱元璋藉此兩興大獄,即“胡藍黨獄”,幾乎將功臣全部誅殺。

  廖永忠是最先被殺害的功臣。朱元璋殺其的原因名爲超越禮制,實爲其當年是朱元璋謀殺小明王韓林兒的執行者(有壹說法小明王死于意外,事實如何已不可考)。在此之後,朱亮祖、李文忠、徐達(《明史》記載徐達是病死,民間傳說爲朱元璋賜死)先後死于非命。胡惟庸是當時中書省的左丞相,深得朱元璋寵信,故日益跋扈,不知自忌。朝中奏章大事須先經其手,若不利于其的奏章就予以隱匿。同時,胡惟庸大肆收取賄賂。洪武十三年(1380年),朱元璋以擅權枉法之罪名殺胡惟庸,又殺禦史大夫陳甯、禦史中丞塗節等人。洪武廿三年,有人告發李善長交通胡惟庸情狀,韓國公李善長因此被賜死,家屬七十余人被殺。總計株連者達三萬余人。此後,朱元璋又借大將軍藍玉張狂跋扈之名對其誅殺,連坐被族誅的有壹萬五千余人。加上空印、郭桓兩案,開國功臣除了湯和外幾乎全部被殺。朱元璋通過打擊功臣、特務監視和文字獄等壹系列方式加強皇權,打擊貴族階層,造成了明初期思想控制的強化,爲明中期以後新興思潮與舊勢力的鬥爭埋下伏筆。

靖難之役與永樂時期

  朱元璋分封諸子爲藩王,以加強邊防、保衛皇位。藩王之中,北方藩王勢力較強,原因主要是對蒙古的邊防任務。而其中又尤以燕王朱棣和晉王勢力最大。爲防止朝中奸臣不軌,朱元璋規定藩王可移文中央捉拿奸臣,必要時得奉天子密诏,領兵“靖難”。同時爲防止諸王尾大不掉,朱元璋也允許今後的皇帝在必要時可下令“削藩”。

  朱元璋死後,皇太孫朱允炆繼位,是爲建文帝。建文帝立刻與親信大臣齊泰、黃子澄等密謀削藩。周王、代王、齊王、湘王等先後或被廢爲庶人,或被殺。同時以邊防爲名調離燕王的精兵,准備削除燕王。結果燕王朱棣在姚廣孝的建議下以“清君側”的名義,打著“靖難”的旗號起兵南下,最終占領了南京,建文帝在宮城大火中下落不明。朱棣勝利,靖難之役告終。朱棣稱帝,他就是明成祖,明成祖廢除建文年號,改年號永樂。

  朱棣即位之後,武功昌盛,先是出擊安南。後又親自五入漠北攻打蒙古以絕後患。在內政上,朱棣下令編寫《永樂大典》。在三年時間內即告完成。《永樂大典》有22877卷,又凡例、目錄60卷,全書分裝爲11095冊,引書達七八千種,字數約有三億七千多萬,且未有任何刪節,這是之後的四庫全書無法相提並論的。從永樂三年開始,朱棣派鄭和七下西洋,規模空前,擴大了明朝的影響力。永樂三年,朱棣將北平改名北京,稱行在,並設立北京國子監等衙門。永樂四年,他下诏在北京修建宮殿。1409年,朱棣巡幸北京,在北京設立六部與都察院,並在北京爲逝世的徐皇後設立陵寢,已經顯示遷都的迹象。經過十幾年的經營,北京初步得到了繁榮。1416年,朱棣公布遷都的想法,得到認同。永樂十五年開始大規模營造北京,永樂十八年宣告完工,永樂十九年正式遷都。

  但是永樂帝同樣對異議者大肆殺戮,諸如黃子澄、齊泰等建文舊臣等都被殺。其中以方孝孺的“誅十族”和景清的“瓜蔓抄”最爲慘烈。

仁宣之治

  明成祖死後,太子朱高熾即位,他就是明仁宗。明仁宗即位時,由于年齡已經偏高,因此即位僅壹年就已經駕崩。但是在其統治時期,推行諸多仁政。任用“三楊”(楊士奇、楊榮、楊溥)等賢臣輔佐朝政。並且停止鄭和下西洋和對外戰爭,以積蓄民力。更鼓勵生産,寬行省獄,力行節儉。明仁宗死後,長子朱瞻基即位,他就是明宣宗。宣宗基本繼承了父親的路線,實行德政治國,國家進壹步強大。宣宗同樣熱愛美術,有畫作傳世。但是,宣宗執政期間也並非毫無弊端。由于宣宗喜好養蟋蟀(古名“促織”),許多官吏因此競相拍馬,宣宗也被稱爲“促織天子”。同時,在這壹時期打破了太祖留下的太監不得幹政的規矩,壹些太監開始幹政,爲英宗時期的太監專權埋下隱患。


中期(1436-1573)

土木之變與英宗複辟

  1435年,9歲的明英宗繼位,寵信宦官王振。自此開始明朝的宦官嚴重專權行爲。王振原爲教官,後淨身入宮,服侍英宗左右。英宗即位後,對其寵信有加。在太皇太後及元老重臣“三楊”死後,王振更加專橫跋扈,更將明太祖留下的禁止宦官幹政的鐵牌撤下。舉朝稱其爲“翁父”。王振擅權七年,家産計有金銀六十余庫,其受賄程度可想而知。

  正統初年,蒙古瓦刺部逐漸強大,經常在明朝邊境壹帶生事。瓦刺首領也先在正統十四年的七月南下攻明。王振即挾英宗領兵五十萬親征。大軍離京後,兵士乏糧勞頓。八月初大軍才至大同。王振得報前線各路潰敗,懼不敢戰,又令返回。回師至土木堡時,被瓦刺軍追上,兵士死傷過半,隨從大臣有五十余人陣亡。英宗突圍不成被俘,王振被護衛將軍樊忠打死,此即爲土木之變。

  土木之變的消息來到京師後,朝中混亂。壹些大臣要求遷都南京,被兵部侍郎于謙駁斥。繼而大臣擁戴英宗弟朱祁钰籲即位,是爲代宗(景泰帝)。同時于謙積極備戰。同年十月,瓦刺軍直逼北京城下,安置英宗于德勝門外土關。瓦刺軍隊的進攻未果,大敗逃走。也先見繼續綁架英宗已無意義,乃于1450年八月釋放英宗。但之後,皇室內鬥。景帝先是不願遣使迎駕,又把英宗放在南宮(今南池子)軟禁,並廢皇太子朱見深(英宗之子,後來的憲宗),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爲太子。不久之後,朱見濟病死,景帝也遲遲不恢複朱見深爲太子(景帝無他子)。景泰八年正月,景泰帝病危。十六日,副度禦史徐有貞率軍夜入南宮,擁戴英宗奪門(東華門)複位。又殺害于謙及大學士王文,誣陷其欲立襄王之子爲帝。此爲奪門之變,又號“南宮複辟”。

憲宗時期

  英宗死後,兒子朱見深即位,是爲憲宗。初年爲于謙冤昭雪,恢複代宗帝號。又能體諒民情,勵精圖治,俨然爲壹代明君。琉球、哈密、暹羅、土魯番、撒馬兒罕等國紛紛入貢。但是憲宗在位末年,好方術,終日沈溺于後宮與比他大19歲的宮女萬貴妃享樂,並寵信宦官汪直、梁芳等人,以至奸佞當權,西廠橫咨,朝綱敗壞,民不聊生。憲宗還開始了皇帝直接頒诏令封官的制度,是爲傳奉官。結果傳奉官泛濫,舞弊成風。直到孝宗時期這些官員才全被裁撤。宦官汪直受到憲宗的寵信,張狂跋扈,透過西廠大肆冤殺普通民衆與官員。不久後由于民憤四起,西廠被罷,但汪直依然握有大權。成化十八年,汪直才因言官彈核而被貶。

弘治中興

  憲宗死後,孝宗朱佑樘(chēng)即位。由于孝宗自幼生于微寒,所以孝宗在位期間“更新庶政,言路大開”,使英宗朝以來奸佞當道的局面得以改觀,被譽爲“中興之令主”孝宗的勵精圖治,使得當時明朝政治清明經濟繁榮百姓富裕天下小康,被稱爲弘治中興。雖末年寵信宦官李廣,但是立刻改過自新,曆代史學家對他評價極高。

  孝宗在位期間,先是將憲宗期間留下的壹批奸佞冗官盡數罷去,逮捕治罪。並選賢舉能,將能臣委以重任。孝宗勤于政事,每日兩次視朝。孝宗對宦官嚴加節制,特務部門也只能謹慎行事,用刑寬松。孝宗力行節儉,不大興土木,減免稅賦。並餞行壹夫壹妻制,壹生除了張皇後外沒有任何妃嫔。在他的治理下,弘治壹朝成爲明朝中期以來的最好形勢,明史也稱孝宗“恭儉有制,勤政愛民”。

武宗亂政=

  弘治十八年五月,孝宗病死。十五歲的太子朱厚照即位,是爲武宗,以次年爲正德元年。武宗本性貪圖享樂,整日與內臣沈湎于聲色犬馬之中。劉瑾、馬永成、谷大用、魏彬、張永、丘聚、高鳳、羅祥等八位過去的東宮宦官相互勾結,是爲“八虎”。八虎想盡辦法奉迎阿上,導引皇帝逸樂,殘害忠良,朝政爲其所害。八虎之中的劉瑾獨攬大權,將自己的黨羽延攬入閣,還想方設法滿足武宗的玩樂需求,建造豹房供其淫亂。但是劉瑾的專權也引發了朝中大臣壹其它“七虎”的不滿。最終劉瑾被判淩遲3357刀處死。但是,武宗依然不思朝政,又開始信用佞臣江彬。

  武宗的荒遊逸樂導致正德年間變亂頻生,先後發生陝西安化王朱寘鐇謀反、山東劉六、劉七民變、江西甯王朱辰豪謀反等重大事件。正德十五年,武宗在征討朱辰豪班師回京途中,于南直隸清江浦(江蘇淮安)泛舟取樂時落水染病。正德十六年三月武宗去世。不久之後江彬就被抄家處死。

嘉靖隆慶二朝

  武宗無子嗣無兄弟。死後由孝宗弟興獻王長子朱厚熜即位,是爲世宗。世宗在位期間,罷黜各地鎮守太監。但是大禮儀事件嚴重損害了朝政:世宗要求尊父爲興獻皇帝,母爲興獻皇後。但內閣首輔楊延和、禮部尚書毛澄等堅持以爲不可。但是也有壹些大臣紛紛迎合帝意。世宗在這些人的助長下蔑視禮法,不僅尊其父母爲皇帝和皇太後,又爲父親在太廟旁專立壹廟祭祀,成爲獻皇帝廟。又稱父親爲睿宗,在武宗之上,還爲父親修皇帝實錄。此爲大禮儀事件。大禮儀引起軒然大波,朝臣中反對者均受打擊,或被罷官,或被入獄。受杖者壹百八十余人,杖死者十七人。同時,世宗奉道教,信用方士,在宮中日夜祈禱。先是將道士邵元節入京,封爲真人及禮部尚書。邵死後又大寵方士陶仲文。自嘉靖十三年後世宗即不視朝。

  嘉靖廿壹年(公元1542年十月,乾清宮發生宮女之變,楊金英、邢翠蓮等宮女十余人與甯嫔王氏趁世宗熟睡之際企圖將其勒死,但未成功。自此之後,世宗移駕西苑,不入宮內。同時,奸臣嚴嵩借此竊權,排斥異己,結黨營私。其子嚴世藩協助父親作惡。雖然不斷有人彈核嚴嵩,但都以失敗告終。世宗後期,嚴嵩年紀太大,另壹位大臣徐階開始取代嚴嵩之位。嘉靖四十壹年,徐階策動言官彈核嚴嵩。嚴嵩辭去官職回鄉。嘉靖四十四年,嚴世藩被判斬刑、嚴嵩被削爲民,兩年後病死。嘉靖去世後,唯壹存活的皇子朱載垕即位,是爲穆宗,號隆慶。穆宗本人無能,但他任用能臣如高拱、徐階、張居正等,內政形勢總體較佳。也爲萬曆初年的中興奠定基礎。

  嘉靖壹朝,國家外患不斷。北面鞑靼部趁明朝衰弱而占據河套。1550年,鞑靼首領俺答進犯大同,大同總兵重金收買俺答,結果俺答直接進攻京師。鞑靼軍隊在北京城郊大肆搶掠之後西去,明朝軍隊在追擊過程中大敗,此爲庚戌之變。但之後,明朝與蒙古通好,俺答被封爲順義王。在南部海疆, 倭寇橫行,直到戚繼光、胡宗憲、俞大猷力剿後才有改觀。

走向覆滅(1573-1644)

張居正變法

  隆慶六年,明穆宗突然中風駕崩,子朱翊鈞繼位,是爲神宗,元萬曆。由于神宗年幼,于是由太後攝政。重臣高拱由于與太後信任的宦官馮保對抗而被罷官,相反張居正得到馮保的鼎力支持。張居正輔政十年,推行改革,在內政方面,提出了“尊主權,課吏職,行賞罰,壹號令”,推行考成法,裁撤政府機構中的冗官冗員,整頓郵傳和铨政。經濟上,清丈全國土地,抑制豪強地主,改革賦役制度,推行壹條鞭法,減輕農民負擔。洪武廿六年,全國耕種田地有八百五十萬零七千六百卅二頃。到了弘治十五年降低到四百廿二萬八千零五十八頃。而萬曆九年經過張居正的治理後達到七百零壹萬三千九百七十六頃。軍事上,加強武備整頓,平定西南騷亂,重用抗倭名將戚繼光總理薊、昌、保三鎮練兵,使邊境安然。張居正還啓用潘季馴治理黃河,變水患爲水利。同時張居正嚴懲貪官汙吏,裁汰冗員。

  萬曆五年秋,張居正父親去世,按常理他需要回鄉守喪,但張居正以爲改革事業未竟,不願守靈。他的政敵借此大做文章,此即爲奪情之爭。雖然最後在神宗和兩太後的力挺下張居正免于守靈。但此事件充分顯示出張居正對權力的迷戀與專橫自負,爲他死後的結局埋下伏筆。同時,張居正還利用自己的職權讓自己的兒子順利通過科舉進入翰林院,也成爲了他的政敵之借口。張居正死後立刻被清算。張府壹些來不及退出的人被囚禁于內,餓死十余口。生前官爵也被剝奪。

萬曆怠政

  張居正死後初期,神宗尚能保持對朝政的興趣,但不久就開始怠政。萬曆十四年後,神宗就開始連續不上朝。萬曆十七年元旦後,神宗以日食爲由免去元旦朝賀。此後每年的元旦神宗再也不視朝。自萬曆十六年後,常朝也經常看不到神宗。神宗整日在深宮中不理政事,沈浸在花天酒地之中。每年還進行選美。同時,神宗還好營建,經常大興土木。在他廿壹歲時就開始籌建陵園。萬曆十七年,大理寺左評事雒于仁上疏,稱神宗沈湎于酒、色、財、氣。結果被貶爲民。神宗還派礦監和稅監搜刮民間財産。在邊境上坐視女真強大。由于神宗不理朝政,缺官現象非常嚴重。萬曆卅年(1602年),南北兩京共缺尚書三名,侍郎十名;各地缺巡撫三名,布政使、按察使等六十六名,知府廿五名。神宗委頓于上,百官黨爭于下,政府完全陷入空轉之中。官僚隊伍中黨派林立,互相傾軋,如東林黨、宣黨、昆黨、齊黨、浙黨等名目衆多,但其所議議題卻不是如何改良朝政,只是人事布局而已。因此明史言:“論者謂:明之亡,實亡于神宗。”

  神宗在位期間另外兩項嚴重敗壞朝綱的事件是東林黨爭和國本之爭。東林黨源于顧憲成組辦的東林書院。東林黨壹詞則起源于萬曆卅八年的壹次人事變動事件。起因是內閣缺人,顧憲成極力主張頗有政績的淮揚巡撫李三才入閣,結果被反對李三才入閣的勢力摸黑漫罵,東林黨因此而起。東林黨興起後,朝中其它各黨便集中火力攻擊東林黨。閹黨專權後,東林黨更受到嚴重打擊。直到崇祯初年東林黨才重新被啓用。

  另外壹項政爭是國本之爭。主要是圍繞著皇長子朱常洛與鄭貴妃所生的福王朱常旬。神宗遲遲不立太子,令群臣憂心如焚。朝中上下也因此分成兩個派別。直到萬曆廿九年,朱常洛才被封爲太子,朱常旬被封爲福王。但是福王遲遲不離京就任藩王。直到梃擊案發生,輿論對鄭貴妃不利後,福王才離京就藩。

  在對外軍事方面,包括在萬曆二十年援助李氏朝鮮抵抗日本侵略的壬辰倭亂在內的萬曆三大征雖然都取得了勝利,但損兵折將極大。萬曆四十六年,後金努爾哈赤以“七大恨”反明,次年在薩爾浒之戰中大敗明軍,明朝對女真從此轉爲戰略防禦。


明末三大案

  “明末三大案”指明朝末期宮廷中發生的梃擊案、紅丸案、移宮案的總稱。這三起事件本身並不是很重要,但是卻標志著明末紛亂和衰亡的開始,故有“三大案”之稱。

梃擊案

  梃擊案發生于萬曆四十三年五月初四。壹位名叫張差的男子手持木棍闖入皇太子居住的慈慶宮並打傷守門宦官李鑒,後被捕。後經審問,顯示鄭貴妃與此案有關。由于當時審案人員都是浙江籍人士,而當時的浙黨領袖方從哲與鄭貴妃關系良好,因此頗受人質疑。結果當時的陝西籍刑部主事秘密審訊了張差,結果招出鄭貴妃與此確有關系。鄭貴妃見東窗事發,哀求皇太子。皇太子也請求皇帝快速了結,加之神宗寵信鄭貴妃,除了張差被處決外,此案不了了之,壹些主張繼續追查的官員事後都受了輕重不等的處分。

紅丸案

  光宗在還是太子之時,就寵愛兩名李氏選侍,分別爲“東李”和“西李”。其中西李最爲得寵。鄭貴妃與西李暗中交結,鄭貴妃向光宗提請西李爲皇後,西李提請鄭貴妃爲皇太後,後因大臣反對而作罷。光宗因過度縱欲,即位五天後就得了腹瀉之疾。光宗服用了壹位與鄭貴妃關系密切的太監崔文升所進的藥物,結果病情加劇。西李以侍奉爲由入住光宗寢殿。八月廿九日,鴻胪寺丞




返回首頁 | Mobile 行動版 | 電腦版 Computer
2005-2017 v8.18 a-j-e-1